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专题报道 > 港股分拆上科创板,天能股份能否成行

港股分拆上科创板,天能股份能否成行

2020-07-01 来源:  浏览:    关键词:天能股份

图片3.png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李力

编:许辉

上周,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围绕着“针刺实验”四个字,连续几番两大巨头几番隔空斗法,在宁德时代认为应确保模组和系统的安全,单体针刺没有意义;比亚迪认为模组和系统的安全首先还要是看单体安全。起因在于比亚迪刀片电池(新一代磷酸铁锂电池)的出现,将成本进一步压缩至低于600元/kW,虽然磷酸铁锂电池的能量密度不及三元锂电池,但抗高温性能及安全性远高于三元锂电池,更受工信部颁布的三项电动汽车强制标准青睐。

动力电池上的纷争,丝毫不影响电动自行车所需求的铅蓄动力电池的强大,在这块领域,位于长兴县煤山镇工业园区的天能电池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天能股份)拥有不小的话语权。

早在2017年4月26日,“天能电池号”冠名高铁专列就从杭州东站高铁站首发,“全国前10的高端电动车,9家配天能电池”的广告把京沪高铁都覆盖了,天能股份于2019年底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将于7月6日上会,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1,660万股占比不低于10%,募集资金达35.95亿元之多。

在新证券法2020年3月1日正式生效后,股权过于集中的天能股份此次能否顺利过会,或在于其如何解决电动自行车不受城市管理者欢迎,导致应用场景受限,过高的资产负债率,应收账款坏账远高于同行等问题,巨额分红和理财下募集资金补充流动性的必要性也有待考验。

股权集中度大,监管不严或出漏洞

实际控制人张天任控制通过香港上市公司天能动力国际有限公司(开曼)(代码 HK.0819),控制了天能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BVI),而后者又通过天能动力(香港)有限公司控制了天能控股和天能投资,天能控股与天能投资为本次发起人。天能股份可以说纯粹为一家境外注册的香港上市公司下属子公司,回归上交所冲刺科创板。

据招股书显示,张天任通过其全资拥有的 Prime Leader 持有香港上市公司天能动力36.42%的股权,报告期内持续担任天能动力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总裁,能够对天能动力董事会决策、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天能控股直接持有天能电池 93.05%的股份,天能动力合计间接控制天能股份 98.34%股份,为天能股份绝对控股股东。




图片2.png



如此高的股权集中度,发行成功后,天能动力也拥有88.056%的股权,这对天能股份保持经营上的独立性形成疑惑。股权过于集中,控股股东一手独大,一旦出现违法违规,必然对公司造成不利的影响。

比如28日深夜,康得新一案有了进展,证券会对康得新下发了最新公告,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策划、领导组织并实施了康得新全部涉案违法事项如信披违规、虚增利润、银行存款余额虚假记载、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钟玉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这里面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直接掏空上市公司,康得新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3家子公司的4个北京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实时、全额归集到康得集团账户,康得新及其各子公司北京银行账户各年实际余额为0。

铅锂之争未决高下,电动自动车应用前景受限

2016 年至 2018 年公司市场占有率逐年提升,在国际铅蓄电池行业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三,在国内铅蓄电池行业排名第一,2018 年公司营收达358亿元,在国内电动轻型车铅蓄动力电池的市场占有率已超过 40%。对比超威动力2018年收入269.48 亿元,天能股份还不能掉以轻心,一不小心会被赶超。

天能股份的主营产品铅蓄电池是一种电极主要由铅及其氧化物制成,电解液是硫酸溶液的蓄电池,而锂离子电池是一种正极主要由锂金属氧化物制成,负极主要由石墨、硅、锂合金等材料制成,电解液为非水类有机溶剂的蓄电池。

铅蓄动力电池依然是天能股份收入的主要来源。铅蓄电池具备可回收率高、性价比高、安全稳定等优势,是目前国内电动轻型车、电动特种车及汽车起动启停等交通工具、设备的主配电池。相对来说锂化电池性能好质量更轻,60V的铅酸电池大约60斤沉,男性都带不动,48V的锂化电池女性一只手拎起来就能走--“铅蓄防偷,但不好用。”消费者的观念形成后,一旦锂电池单位价格能下降,锂化电池基本没有其他缺点,挤占铅蓄动力电池的市场份额轻而易举。天能股份在锂电池领域面对的行业巨头就更多了,比如开头互怼的两个技术领先者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天能股份市场占有率就不占优了。

2019年4月15日,电动自行车新的国家标准《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 GB17761-2018》(以下简称“《新国标》”)正式实施。在同一年10月9日,福州市公布《电动自行车管理办法》,其中提到2024年后福州禁行电动自行车,原因是福州上牌电动自行车总量超200万,现有道路承载力已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电动自行车通行需求,故而,出此禁令,以期解决城市道路交通面临的问题。而日后,其它城市也可能会执行同样的政策,真到了这个时候,天能股份船大能否调好头,就不那么确定了。

资产负债率高企,负债经营却巨额理财和分红

2016 年 12 月 31 日、2017 年 12 月 31 日、2018 年 12 月 31 日和 2019 年 6月 30 日,公司合并报表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71.36%、69.13%、73.97%和77.75%。这远远高于可比同行的平均值。公司的融资方式以短期负债为主,报告期末流动负债在负债总额中的比例为 88.33%,流动比率为 1.02。

图片4.png

2016 年 12 月 31 日、2017 年 12 月 31 日、2018 年 12 月 31 日和 2019 年 6月 30 日,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 1.09、1.14、1.05 和 1.02,速动比率分别为 0.79、0.85、0.76 和 0.69。公司 2018 年末、2019 年 6 月末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相比 2017年末略有下降,主要是因为公司 2018 年及 2019 年 1-6 月现金分红金额较多,为满足营运资金需求公司增加了有息负债规模,导致流动负债金额有所增长。

权衡财经发现报告期内,天能电池进行了长达8次的现金分红,其中2018年8月高达11亿,2019年3月-5月两月时间亦超过10亿。累计总分红31.27亿元。查天能电池报告期内的净利润,从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的总额度为36.88亿元,相当于天能电池报告期内,将84.79%的净利润用于公司的分红,留给公司的持续经营只有15%左右。按控股股东天能动力发行前占比98.34%,可见分红套现的欲望有多强,分红落袋的能力就有多强。

图片5.png

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和 2019年1-6月,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67亿元、-8.22亿元、-14.88亿元和-7.56亿元。2018 年度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流出较多,主要是因为购买理财产品支出较多所致。

图片6.png

一边是巨额的理财和分红,一边是高企的资产负债率,不断流出的现金流,持续经营带来的货币需求能否达到满足?天能股份募集资金达35.9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达10亿元之多,近三分之一的募集资金用于流动性资金补充,对资金渴望不小。这与公司不断加码理财产品,将大部分利润拿来分红却不去降低资产负债率的做法有所契合。

研发占比连年下降,研发人员三分之一为大专及以下

权衡财经发现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6.97亿元、8.95亿元、11.17亿元及5.07亿元。虽然加大研发投入,但研发投入还包括职工薪酬、直接材料与折旧摊销等。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来看,天能电池各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要高。考虑到天能股份与超威动力系铅蓄动力电池行业两大龙头企业,市场占有率在你争我夺的竞争形态上,比起超威动力近些年的投入占比来说,天能股份反而显得有点心口不一。

图片7.png

从研发人员 上看,天能股份还是有不少压力的。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在册员工专业结构来看,研发人员为1,532人,占员工总数20,707人的7.40%。而公司的人才 硕士及以上107人、占比0.52%,大学本科898人、占比4.34%,高达95.14%为大专及以下,所以研发人员三分之一需要由大专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员工来构成。

相比控股股东通过巨额分红得到实惠,高管通过高工资拿到报酬,员工的薪酬就显得不是那么可观。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公司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2.67亿元、13.49亿元、16.35亿元。这三年度末员工总数为18,195人、19,699人、20,551人。相应的每年分到每个员工身上应该为6.96万、6.85万、7.96万,平均每月在6.000元左右。

关联企业交易频繁,遭遇客户信用诈骗恐成坏账

在五大应收账款客户中,电源材料跟濮阳再生显得颇为特殊。两者系公司控股股东天能控股控制的企业,既是天能股份的供应商,又是天能股份的客户。天能股份向电源材料和濮阳再生采购合金、铅锭和合金加工,又向两者销售废旧电池。2018年末电源材料应收账款为 0.66亿元,占 7.92%,2019年1-6月,电源材料应收账款1.72亿元占比达18.18%,而濮阳再生0.66亿元,占比达7.92%。

天能股份的采销两端不仅仅是这两家关联企业,还有更多的关联交易发生。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天能股份向万洋集团采购电费、天然气费及煤气费分别为 0.55亿元、0.56亿元、0.59亿元、0.3亿元。反过来,万洋集团又是公司铅再生料的客户。

报告期内,天能股份同关联企业分别采购了17.83亿元、39.22亿元、47.65亿元、21.50亿元;占营业成本的9.86% 、17.09%、15.93%、11.79%。而同期,天能股份向关联企业销售了6.66亿元、7.58亿元、7.78亿元、6.0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97%、2.70% 、2.17% 、2.90%。

一边是关联交易频繁不断,资金占用你来我往,一边却遇到了信用证诈骗,或造成应收账款直接成坏账。

2017年末、2018年末及 2019年6月末,应收SINO WORLD DEVELOPMENT (HK)LTD.款项均已全额计提坏账准备。2015年9月至2016年6月,蒋厚龙、刘甜通过香港SINO WORLDDEVELOPMENT (HK) LTD、新加坡TELESONIC SINGAPORE PTE LTD名义向能源科技、天畅电源和天赢进出口采购产品,合同价款共计1,428.59 万美元,蒋厚龙、刘甜以信用证支付货款,但部分信用证被议付银行以“发票抬头不符”“卸货港约定不符”“客检证签名与银行留存不符”等理由拒绝兑付,拒付金额共计1,055.19万美元。2018年1月,公司以蒋厚龙、刘甜涉嫌信用证诈骗犯罪向长兴县公安局报案,目前该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

以行业坏账计提平均在 6.57%-7.89%,天能股份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连年攀高,又遭遇信用证诈骗或将导致大额账款成坏账,其坏账计提不得不进行更为谨慎的操作,将对于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按照100%计提坏账准备,导致2017年之后普遍在20%左右,远高于同行。这种客户状况,多少会对天能股份回款信心产生冲击,针对如何维护客户销售和保持良好回款形态,天能股份或需谨慎权衡。

图片8.png

子公司营销曾涉及行销,所任用总工程师受贿被判

据裁判文书网,天能贵州子公司在收购贵州台江华胜电源制造有限公司股权时,还与许良宝发生了账外资产纠纷,最终被判偿还许良宝物资转让价款。买卖合同不谈,天能股份子公司还涉及行贿。

据(2019)皖13刑初4号文书,2017年至2018年,殷福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接受长兴聚源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赵某2的请托,承诺为该公司在办理危废经营许可证等方面予以关照,先后两次在办公室收受赵某2购物卡共计8000元。而判决时,长兴聚源再生回收有限公司和浙江省长兴天能电源有限公司均是天能电池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因长兴聚源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新成立,财务系统不健全,由浙江长兴天能电源有限公司支出相关费用。赵某2给他购物卡是因为他是环保厅副厅长,分管土壤处,废旧电池回收由土壤处管理,想和他处好关系,让他关照和支持。

2011年,天能股份任命任安福为总工程师,天能集团(濮阳)循环经济产业园项目副总指挥和总工程师等职期间时,之后任安福发生过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

天能股份如若不对资产负债率高企、研发实力未十足、频繁关联交易等这些问题,提起足够重视做出谨慎处理,或将对其登陆科创板产生不利影响。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