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大学 > 科技论文“只认第一作者”,怎么鼓励团队协作?|新京报快评

科技论文“只认第一作者”,怎么鼓励团队协作?|新京报快评

2019-03-15 来源:新京报评论  浏览:    关键词:第一作者,团队协作,科技

树立专业化、精密化的评价体系,改动“一刀切”的规范,让每个研讨者的贡献都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和表现。

▲资料图。

图文无关。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两会上,学术评价体系“三认三不认”的话题,引发不少委员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国度纳米科学中心主任赵宇亮以为,“目前我国对科研成果‘三认三不认’:只认第一作者、只认第一作者单位、只认通讯作者,不认非第一作者、不认非第一作者单位、不认非通讯作者。

这是一个短视又狭隘的做法。

”“道理很简单,如一艘载人飞船,一颗螺丝钉和一台发起机发挥的作用都很重要,由于螺丝钉掉了和发起机失灵的结果是一样的。

”赵宇亮委员所指的“三认三不认”,无疑切中了理想问题——这反映出来的,实质上仍是被诟病已久的科研评价体系“唯论文”现象的衍生问题。

客观而言,关于科研人才评价来说,论文排名及数量、发表期刊层次等,的确是个直观又易判别的规范。

这种规范也曾发挥其积极作用,如让人才评价规范变得客观起来,不给暗箱操作以空间。

但后来随着高校行政化的强化,该规范在执行中越来越扭曲变形,严重伤害了科研工作者工作的积极性,扼杀了创新的生机和动力。

而“三认三不认”,就是其中的典型现象。

正如很多委员提到的,“三认三不认”存在各种弊端:首先,不利于达成科研学者特别是学科“大牛”之间的协作。

“第一作者”明显只需一个,假如自己一方无法享用成果,那可能就招致“对付、转而关注自己的事情”,如此一来,协作的质量和水平就大打折扣。

其次,降低了创新的效率,在国际科研竞争中处于优势。

科研的竞争就是对未来的竞争,当今世界各国在科技创新方面的竞争呈现白热化,特别是在新兴学科方面。

国外的专家学者“有了想法就能够立刻去做,找最好的人无条件地充沛协作”,相形之下,我们在谐和“成果出来后谁署名第一”的问题上糜费了太多时间和肉体。

更实践地说,一项科研成果,并不单是一个人的成果,背后经常是一个团队以至若干个科研单位共同努力的结果。

但“得论文者得天下、得第一署名才有用”的评价体系,显然对署名靠后的参与者不利。

我国高校及科研机构在职称评定等活动中,论文数量、论文发表的期刊层次等,常常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而署名靠后对科研工作者而言,除了学术上可能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认可,更重要的是在福利待遇上会面临直接损失。

这样一来,排名第一和排名第二在学术中付出的可能“差之毫厘”,但经过这篇论文所得到的成就却相去甚远,这是在鼓舞科研团队协作,还是鼓舞争名夺利呢?所以说,“唯论文 唯第一作者”固然看似规范明晰,公平可见,但对复杂的学术研讨协作而言, “只认第一作者、只认第一作者单位、只认通讯作者”,这种简单量化的评价并不能发挥科研协作的优势,是时分被摒弃了。

事实上,近年来,在这方面,国度层面也在制度上不时改进,如2018年2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变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同行评同行,内行评内行“,树立尊重人才的科学评价体系。

但就目前看,要突破“唯论文”、摒弃“三认三不认”,显然还需求持续发力:树立多元化的评价体系,加大论文质量、学科价值、同行评价等要素的权重,迈过“唯论文数量、唯论文署名”这个坎儿;从当前“注重论文发表”的局面转换到“注重论文自身”上去;树立专业化、精密化的评价体系,改动“一刀切”的规范,让每个研讨者的贡献都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和表现……这些都是能够努力的方向。

□熊丙奇(教育学者)官宣!组织来了!“新京报评论”公号粉丝群开张啦~在这个群里——你能够与各位小编密切接触;深化讨论国内外大事小情;不定时收到新京报评论部奉上的红包、电话卡、打车券、留念品等小礼物;在线投稿、申请实习等等。

进群流程:“添加朋友————添加到通讯录”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