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高考 > 我家孩子为何出口成脏?“三年级现象”再次引关注

我家孩子为何出口成脏?“三年级现象”再次引关注

2019-03-31 来源:浙江新闻  浏览:    关键词:数学

最近,一篇小学五年级学生写的作文惹起了记者的关注。

这篇作文的标题叫做《脏话风云》,讲述的是小作者班级里发作的一种不文化现象——讲脏话的同窗越来越多,有的人说话以至句句“带把儿”。

班主任为了遏制这种现象,煞费苦心想了很多办法,跟学生斗智斗勇……看到这篇作文,记者忽然想到,自己读六年级的儿子有天忽然冒出一句脏话。

此前,他是从不说脏话的。

问他怎样学会的,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记者做了这个小学生脏话现象调查。

经过了解才发现,小学生爱说脏话居然较为普遍,普通三年级会冒出苗头。

无论是学习成果好的,还是平常不太起眼的,都会说脏话。

而且,说脏话会“传染”,一旦苗头不遏止,到了五六年级以至可能在班里大迸发。

写《脏话风云》这篇作文的,是杭州夏衍小学五年级学生陈浩,他对记者说:“从这个学期开端,班里呈现了不文化行为,说脏话的同窗多了起来。

”在陈浩印象中,班里说脏话的现象以前也有,但不多,他只是偶尔能听到。

“往常只需一个同窗说了一句,其他人接二连三就跟上来了。

特别是有同窗在发火时,说脏话简直就是脱口而出。

”陈浩招认,他也说过脏话,“就是跟同窗产生了小纠葛,张口说了骂人的话。

这句话,我是在跟小区里小朋友一同玩时学来的。

”班里的这个现象被班主任孙教员发现了,他请求全班同窗深思,陈浩就写了这篇作文。

他诚恳地写到:“脏话很容易学,要改掉很难。

我提示自己,要说脏话时,憋着。

”记者进到陈浩所在班级中止了一个小调查,除了两名学生请假,教室里一共有44人。

有没有学生历来没有说过脏话?没有一名学生举手,每个人都说过。

说脏话是受外界影响,还是受同窗影响?27人举手说,是受了外界影响;40人表示是受同窗影响。

说脏话的频率是变多了,还是变少了?38个同窗说,经过教员的教育,他们说的脏话比以前少了。

很多同窗张口闭口“神经病”“脏话记载员”自己先解体了学生汪中原对记者说,班里说脏话现象最凶猛的时期,发作在五年级上学期。

“很多同窗张口闭口骂神经病,还有其他不文化的用语。

往常好多了,班主任中止了整风。

”班主任孙教员是去年9月入职的,上学期并没有发现这个现象。

“他们历来不在我面前说脏话,我也没有听到过,不时没有发现。

”这个学期开端不久,有两个成果还不错的学生在校园里大声说了不文化的话,被巡查教员逮到了。

“我关注到这个事情后,私底下中止了一番了解,发现曾经比较严重了。

”孙教员对记者说,那天,她花了一上午时间,把一切语文课、品德课、班队会的时间,都拿来讲这个事。

怎样处置这个问题?怎样才干让学生改动说脏话的不文化行为?孙教员为此很动了一翻脑筋。

她在班里设立了一个“脏话记载员”,每次有谁说脏话,名字都会被记下来,同窗之间借此相互监视。

“但是,效果很不理想,这个岗位设立一天后就取消了,由于基本无法实行下去。

”孙教员苦笑道。

一天下来,“脏话记载员”自己先解体了,他一天里居然记载了几百条。

有运用不文化用语的,还有存在不文化行为的,以至有个学生瞪了另一个学生一眼,也被记载在案。

她让学生冷静了一天,自己也冷静一下。

后来,还是她的师傅——学校的姜敏亚教员,教了她一招——感化教育。

于是,孙教员又在班里设立了“心理调解员”,每个大组选一名女生来担任。

这名女生,一定要相对单纯,而且伶牙俐齿,擅长做劝导工作。

“普通平常比较唠叨的女生,更胜任这个工作。

”她们会不停地在说脏话的同窗耳边说,“这种行为不好,对班级、学校、社会都不好,要改掉这个习气”。

往常,班上说脏话的现象曾经少了很多。

“我觉得,不说脏话也简单,只需你觉得世界美好,就不会说脏话了。

改掉说脏话的习气,要靠自己,但需求一定的时间。

”汪中原说。

杭州夏衍小学的姜敏亚教员,是一位有着21年班主任阅历的老教员,从她多年的带班阅历来看,“学生讲脏话的苗头,普通是从三年级开端的。

”姜教员说,学生在一二年级时比较听话,也讲规矩,加上和社会接触不多,普通是不敢讲脏话的。

等他们到了三年级,接触面广了,胆子也大了,加上受同伴的影响,偶尔会说上一两句脏话。

这种现象假如没有得到及时处置,等到了五六年级,他们受社会的影响更大,说脏话就进入了迸发期。

姜教员以为,有着良好班风的班级,说脏话的不文化现象会好一些。

“到了这个年岁的孩子,同伴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一个班里假如有一小部分学生不学好,就会带坏习尚。

”所以,姜教员接班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立规矩”——不好的事情,绝对不能在班里发作。

她对学生说:“管住你们自己的手,管住自己的口,用脑子指引自己的手和口。

”有了这样的规矩,学生们知道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说脏话这样的不文化行为肯定就很少在班里发作。

不过,姜教员也招认,作为教员的职责,只能去引导、教育孩子不说脏话,但要根治说脏话这种行为真的很难。

“学生受环境影响很大,比如往常的网络游戏,上面一同玩的都是成年人,说的话很多是不文化的,学生很容易就学会了。

”所以,姜教员觉得家庭教育在这方面不能缺失。

“有些家庭出来的孩子,历来不说脏话,他们的家庭也是有规矩的,有些话绝对不能说。

另外,在孩子面前家长也要说文化言语,千万不能爆粗口。

”我家孩子脏话哪儿学的“三年级现象”再次引关注说脏话不对,这是一切成年人的共识,也是很多学生认同的观念。

在采访中,很多教员眼中的好学生也会说脏话。

这些孩子都知道这样说话是不对的,但就是憋不住。

一名六年级学生对记者说:“我蛮在意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知道说脏话是没礼貌,但有时真实是忍不住,脏话就脱口而出了。

”杭城一位资深班主任说,我们经常提到让人懊恼的“三年级现象”——学生到了三年级开端掉队,以前能考90多分以至满分,到三年级只能考七八十分,家长也想不通为什么。

“其实,除了家长最关注的学业成果,孩子到了三年级,坏习气也多起来了,说脏话就是其中一种。

”杭城一位资深儿童心理工作者说,孩子说脏话代表的是一种心理变化,“说脏话可能是他们发泄内心心情的一种方式。

”小学生的脏话,可能来源于网络“从这学期开端,他偶尔会说‘我靠’之类的用语,而且自己并没有认识到这样有什么不对,当我提示他这是脏话,他这才豁然开朗。

但是,过不了几天,他又会犯这样的‘口误’。

”一位爸爸苦恼地对记者说。

他的儿子往常正好在读小学三年级。

“以前他是不说的,自从三年级开端学英语,有些作业请求在手机上完成,于是他说的脏话也多了起来。

”这位爸爸狐疑,儿子学会说脏话,是由于用上了手机,在网上学了这些不该学的话。

夏衍小学的孙教员也通知记者,她在班里做过调查,关于学生讲脏话的源头,最主要的还是网络。

“比如抖音,还有打游戏,家长平常不经意间也会说一些,这些都是学生学会脏话的来源。

”杭师附小有着30年教龄的沈莉教员说,回想这些年的教学阅历,从5年前一款网络游戏“王者光彩”开端盛行后,学生说脏话的现象就越来越普遍,而且呈低龄化趋向。

“手机在学生中越来越提高,像王者光彩这样的手游,准入门槛低,只需有手机就能够玩。

在游戏的社群里,脏话等不文化用语十分普遍,即便平常十分文静灵巧的学生,一进入这个环境也会不经意冒出脏话。

”孩子到了三四年级,受猎奇心差遣学说脏话杭城一位资深班主任跟记者说了这样一件事:班上有个学生在课堂上说到“隔壁老王”这个词,马上就有其他学生在一旁窃笑,有些学生不懂这个词的意义,一头雾水,但看到有很多同窗在笑,自己又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笑,猎奇心马上起来了。

下课以后,有个没有笑的女生去问班长,班长没有通知她“真相”,她就去问别的同窗,有男生跟她说了,女生这才豁然开朗。

这位班主任说,学生到了三四年级,猎奇心特别重,但又怕自己不合群,与“主流”脱轨,越不知道的事,不会说的盛行语,越会主动去了解、去学习。

“这算是小学生当中的一种社交文化吧,其真实大人的世界里也存在。

小学三四年级的孩子没有判别是非的才干,好的学了,不好的也学了。

”沈莉说:“其实关于小学生来说,他们基本没有什么是‘脏话’的概念,对他们来说,‘牛X’‘靠’等只是一种常用的、帅气的表达语气的词。

在日常生活中这样的言语听多了,便视而不见,同窗间相互说了也不会觉得这是在骂人。

”沈教员说,学生说脏话的问题也让她十分搅扰,有时分家里自己的孩子偶尔也会冒出几句,当她加以指正时还被孩子以为是老古董,和社会脱节。

要改动学生说脏话的习气,是十分艰难的,必需先注重学生身边的用语环境。

“在学校,每次我碰到学生说脏话,都会十分严厉地指出来。

在学校,教员必需求让孩子知道说脏话是不对的,社会大环境管不了,但在校园里必需营造文化的用语环境。

”沈教员说,特别是三四年级的学生,猎奇心很重,学东西又快,假如不把这个苗头掐灭,等到了五六年级养成了习气,想改就比较难了。

说脏话是心情表达,强行遏止行不通在杭州市教育科学研讨所研讨员姚立新看来,小学生说脏话是发泄内心心情、应战权威的一种方式。

“这个也能够从三年级现象说起,我们谈论三年级现象,主要是谈论学习成果发作大的变化。

其实,孩子到了三年级,个子长高了,身体发育了,行为上也有比较明显的改动发作。

”姚教员不时关注、研讨学生心理,她以为一二年级的孩子胆子小,能够自我约束,等到了三年级以后,心理上发作了变化。

“在低段时,外部约束力气对孩子的影响比较大,比如父母、教员的权威还是很有重量的。

等到了三年级,孩子变老油条了,对教员、父母的教育方式也熟习了,他们开端以自己的方式对立,‘教员、父母说的不一定对’,他们要表达自己的观念。

”姚教员说,此时孩子说脏话就是发泄内心心情的一种表现。

在姚教员看来,孩子说脏话的缘由是不一样的,有的是为了引人注目,有的是内心激动发泄不满心情,有的是模仿、出风头、炫耀,还有的是心情压制想释放。

“心理层面的东西,不能混为一谈,所以也没有统一的办法来遏止孩子说脏话。

”“采用强行遏止的方式,孩子可能会用别的方式来发泄。

所以,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打压孩子说脏话,效果不一定好。

”姚教员说,另外孩子说脏话也是受环境影响的,比如网络游戏、同伴的影响等,“他们这个年岁特别喜欢模仿,比如凶猛的人物形象,但这类人物形象可能不是很正面的,可能是经常冒出脏话的形象,这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

”在孩子说脏话这个问题上,姚教员以为必需求一分为二来看。

“内心压制的孩子,假如心里不温馨,经过说脏话的方式发泄了出来,可能比那些经过伤害他人来发泄要好。

”姚教员说,小学生阶段说脏话,只是一个苗头而已,作为家长和教员,要辅佐孩子成熟起来,学会以更好的方式来表达心情。

“说脏话关于孩子来说,不是一种好的表达方式,我们要引导他们经过合理的方式中止心情发泄,教导他们在面对问题时,如何中止自我调整。

”脏话——一种既失去文化礼貌又显得污rǔ(辱)其他人的一种恶行。

但最近我们五(2)班——一个被视为全校第一的文化又成果优秀的班级,居然在内部引出了这样一场“脏话风云”。

这学期开端后便呈现了一场场重演的脏话风云。

不论在上课、下课以及千变万化的各种环境下,“每时每刻”都能听到隐隐的脏话,这是一种多么不堪入耳的恶行啊!为此,我们的班主任孙佳教员也整天面如土色,闷闷不乐,总是对此事耿耿于怀。

总是诲人不倦,一有时间就毫不犹疑,苦口婆心地让我们立刻zhì(制)止这种rǔ(辱)人恶行。

可是,孙教员的苦口婆心居然是对牛弹琴,我们还是经常脱口而出,不经思索地喊出那些“脏话”。

孙教员见这种办法不奏xiào(效),便换了一种讲脏话罚金钱的办法,可还是无用。

我为此感到十分负疚,我有时也控制不住自己张口就来的习气,便脱口而出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为一些同窗圆满无暇的童年“添”上了一道抹不去的心灵之bā(疤)。

为教员的平凡工作“添”上了一块巨石,使教员们东忙西忙,失去了本有的休息时光,日夜为我们操心。

我为此表示负疚。

另外,我呼吁大家zhì(制)止这种恶行,让我们重心踏上正ɡuǐ(轨)。

做一名优秀的小学生。

我想:我们应该去给教员以及那些不讲脏话的同窗表示深深的歉意。

由于是我们“多此一举,弄巧成拙”,给教员带来了不用要的操心,让那些无ɡū(辜)的同窗因我们深受牵连,跟我们一同背黑锅。

(原标题《让教员头痛,让家长尴尬 小学生“出口成脏”现象调查》《我家孩子脏话哪儿学的 “三年级现象”再次引关注》,记者 梁建伟 通讯员 陈宏程。

编辑:王佳)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