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时代要闻 > 至死不渝跟党走——记抗战勇士“人民功臣”郑天民

至死不渝跟党走——记抗战勇士“人民功臣”郑天民

2021-06-30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至死不渝跟党走

——记抗战勇士“人民功臣”郑天民

  作者:渝辉  渝跃

 郑天民同志是党一手培养起来的好干部,是党的好儿子,是党的忠诚战士。

抗战初期,他参加了山东泰西武装起义。在党的正确军事路线指引下,南征北战,参加了阳谷战役、下巴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济南战役等等八次大的战役。参加并指挥了数百次战斗和武装起义。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新中国建立之时,被冀、鲁、豫军区授予《人民功臣》荣誉称号(1676)。

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拖着伤残之躯,呕心沥血为人民服务,为党守一方热土,是共和国的执政骨干。

在极“左”年代,他遭到了错误批判,于一九六七年因坚守工作岗位、保守党的机密、保护国家财产、保护干部和群众利益——因公牺牲(江北史丈),年仅五十四岁。

实现了他的入党誓言:宁可牺牲,永不叛党!

1936年冬天一个夜晚,在山东省济南府小清河旁几间低矮的土坯房里,皮肤白皙双目??有神的青年手捧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昏暗的灯光下,他手上拿的是手抄本《杨家将演义》桌上还放着一本《岳飞传》。这两本书是这户人家的传家宝,值钱的东西,是这个家庭父辈用来教导好儿男启智和安身立命的报国之书。

这位好男儿名字叫郑天民,曾用名嘉良,又名逢辰。石榴1912年正月出身在山东,历城洪家园一个农民家庭里。儿时,他家仅靠一亩多坟田和三间土坯房度日,好不容易到了上学的年龄,他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背起书包上学堂。羡慕得要命,经常趴在私墅窗外听先生讲课,琅琅的读书声常使他忘记干家务活,日子久了,他也能认识一些字了。母亲看他这样有志气,在村里东拼西借了几块大洋对他说:“孩子,你去上学吧,咱家只借了这些钱,能读多少算多少吧。”天民高兴极了,从此后,只见这个小小的身影踏着一双无后跟的鞋,腋下夹着用蓝布包裹着的几本书往返学堂。为了给这个家庭还债,他常常饿着肚子上学。北方的冬天冰天雪地,双脚冻得红肿化脓,夜晚全家挤在一间土坏炕上,盖着一条被子,亲人间互相温暖着,到也其乐融融。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一晃三年过去了。由于家庭原因再也无力交学费读书了。他只好回家帮助父母种地或者做一点小买卖度日。日子一久,他总觉得学到的那点知识快被遗忘,他通过与别人交换“欲盖弥彰”地又学习了一段时间,可以看书看报了。

十三岁时的一天,父亲有些神秘地告诉他:“咱家有天书”,逢辰一听兴奋起来,懵懂少年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解,多么希望书中有什么神明来指点自己啊。

他双手接过“天书”原来是手抄本《杨家将演义》和《岳飞传》,父亲说:“你好好看看吧,不要被官府知道了搜去,里面可有道道呢”。他如获至宝,有空就读了起来。他被书中人物的英雄气概所吸引。好男儿志在四方,为国家建功立业才能有出息。

十四岁时,为了养家糊口,他被送到济南一家酱园厂当学徒,只管吃,没有工钱。

十八岁时,经人介绍他去当了一名职业守门人。熬更守夜。那时父亲已经重病在身,大年三十晚上眼巴巴地盼着儿子归来,天已经黑尽,大雪纷飞,天民跨进家门口,见父亲已经奄奄一息,粒水不进,一把抱住父亲的头大哭:爹啊,我回来了!父亲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舍不得松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娃,我不行了,这个家就交给你了……。说完,昏迷过去,渐渐停止了呼吸。

父亲走后,天民拼命地在外面找活干,养家糊口。

一天,他路过济南警局,看见很多人围在一起看一则通告:警局要招一些临时工当警察,他高兴极了,那知,报考者很多,没有考上。接下来又考了几次还是没有考上。他下定决心,拜师学武艺再考,家里再苦每月也要给师傅两块大洋,后来终于考上。

本以为当上警察就可以扬眉吐气了,哪知旧时代的衙门不为百姓作主,对外来侵略者不抵抗节节败退。这时,济南闹起了学潮,各行各业上街游行请愿,要求政府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随着“西安事变”的发生,蒋介石迫于全国人民强烈的抗日呼声,签订了国共合作协议,但是暗地里他们还是秉持“攘外必须先安内”的理念,对共产党、八路军处处提防。

这时,济南警局以抗日的名义招聘大量青年去前线工作。天民及一大批穷苦青年报了名,准备赴前线大显身手、精忠报国。哪知,火车开出了济南站不久,大伙觉得气氛不对头,每节车厢逐渐加强了戒备,不准随愿走动、交谈。正当大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这时车厢里走来一位穿军装的国民党军官,他两眼扫视了一下车厢内所有人,径直走到郑天民等几位青年身旁,悄悄地对他们说道:“知不知道把你们往哪儿拉呀?”几位说:不知道啊,那军官压低了嗓音说:“这是要把你们拉到前线去打红军,当炮灰啊,快想办法逃走吧”。

天民心里一惊,不好,我们被骗了,这是拉我们当壮丁啊,听说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穷人不能打穷人。

夜深了,火车依旧在铁轨上隆隆地奔跑,车厢里的守卫仿佛松懈了些,天民与两位同伴商量:趁黑夜跳火车逃跑。他使劲提起车窗,一个个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由于郑天民学过武功,身手矫健,双手抱头,左臂着地,没有性命危险,但是左臂脱臼了。他顾不得钻心的疼痛,站了起来,急忙走到两位同伴身旁,只见两位同伴一位下巴错位奄奄一息,一位脑浆迸裂当场摔死,这时飞驰的列车上传来一阵清脆的枪声,他们已经发现有壮丁逃走,他急忙站起身,朝两位同伴拜了拜,忍着悲痛朝着家乡的方向逃去。

多年后,当他回忆起这九死一生的瞬间时,说起这位为他指引光明的军官一定是地下党,使他免除遭受当炮灰的命运。

回到老家,没钱治病就请武师接骨逗榫,晚上痛得睡不好觉就起身度步,看书分散注意力,减少一点点疼痛。

“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在中国全面爆发。日寇的铁蹄逐渐踏遍了大半个中国。日军开进了济南,所到之处,狼烟四起,岗哨林立,国民党不但按兵不动,一些武装还成了日寇帮凶。

天民与几位爱国青年一气之下,自发组织了抗日游击队。他们白天在庄稼地里转悠侦察敌情。夜晚在村子里搜集杀敌武器。趁敌不备,立足未稳,偷袭敌人岗哨,放火烧敌人仓库,炸毁油车两辆,缴获日军枪支15支,使日寇骇然丧胆。充分发挥出他的武艺和“天书”中对中华文化的理解和传承。为日后参加革命队伍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打下了基础。

他的英勇行为遭到了日伪军的追踪搜捕,他们埋好枪支,四处打听“八路军”的消息。

1937年底,经大峰山抗日游击队创始人之一的魏金三、张耀南介绍,参加了济南市长清县(今长清区)大峰山抗日游击队。

大峰山位于山东省平阴山区,是泰西抗日根据地重要组成部分,是长清人民革命的摇篮。人称“小延安”。他从开头的几十个人,然后扩大武装建立根据地,他为八路军115师东进和扩大军队护送军政人员起到重要作用……。大峰山不仅是根据地也是火种,他活跃在敌人心脏,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从此以后,这位报国无门,历经艰险,矢志不渝的爱国青年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之中,找到了真正为穷人而战,为穷人谋福利的共产党,心有了归属。

1938年2月间,他们的队伍参加了共产党领导下具有历史意义的“马湾”抗日武装起义,打响了泰西抗日的第一枪。

1938年4、5月间随第四、第十一、第十七大队挺进大峰山,开始了巩固抗日根据地的斗争。1938年6月编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大峰山独立营。1938年11月被编入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六支队因作战勇猛,多次立下赫赫战功,特别是“二营”被授于“老虎营”的光荣称号。他们勇猛顽强,不怕牺牲的光荣传统和旗号延续至今。

在建国六十周年的大庆日子里,他们的编队以整齐的步伐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

近年在中央电视台热播的电视连续剧《老虎队》就是以六支队、二营为创作题材的。

郑天民从1939年到1941年曾任六支队二营副排长、排长、连长。

这支有着革命光荣传统的部队第一任首长、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指挥员,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军区政委的阴法唐将军。

老人现在已经九十八岁了,回忆起那艰苦的岁月时,他说,六支队在世的战友已经了了无几了,我非常怀念郑天民同志啊!

1939年9月郑天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从1938年起,他先后历任班长、排长、连长、副大队长、大队长、参谋长、副团长、团长等职。

他英勇善战,不怕牺牲,刻苦学习,指挥果断有力,很有将才风范。他曾被评为“战斗模范、工作模范、学习模范”。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集体二等功1次。

在八年抗日战争的硝烟弥漫中,刷啦啦的历史卷轴展开了雄伟壮美的画卷。无数位英雄人物中,郑天民同志是其中一位。

无论是在武装起义的队伍中,还是在保卫巩固根据地的战斗中,还是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里,他抱持着抗战到底,随时牺牲的准备。

据史料记载:他参加过大峰山黄崖村战斗。长清县杨庄战斗、柴楼战斗。双泉五眼井、房头村、下巴村战斗、岚峪村一带战斗。在寿张县莘县、范县、朝城、台前县、南宫县、巨野县、东阿县、东平等地战斗、工作、驻扎过。参加过?房战役。带领部队反扫荡十六次。九·二七铁壁合围战斗、刘固庄战斗、斑鸠店战斗。

1938年8月郑天民被编入大峰山独立营伊始就参加了下巴村战斗。

下巴村战斗对日寇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对八路军立足根据地取得首战胜利有着深远的影响,鼓舞了部队士气,增强了长清军民开创巩固大峰山根据地的信心。

1940年在鲁西阳谷庄讨伐伪军的战斗中,敌我双方装备悬殊且敌军居高临下,身为战斗指挥员的郑天民想到,伪军都是中国人,大多数是饥寒交迫的弟兄,为了糊口误入歧途。

于是,他当机立断,接过话筒通过喊话展开了政治攻势:宣传抗日道理,同时,又运用在抗大学习到的军事知识用到打仗的实践中。他果断切断了阳谷庄三个咽喉通道,虚张声势、声东击西,巧妙闪?,最终以200人左右的兵力迫使千余伪军缴械投降。

就在这次战斗中,他的口腔和左臂严重受伤,当他正拿着话筒亲自喊话时:“伪军兄弟们,我们是八路军,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一致对外打小鬼子吧!”诚恳的语言夹杂着乡音,伪军中传来一阵骚动,有的沉默了,有的窃窃私语好象在商量着什么……。两兵相接的阵地有了难得的安静。这场反顽战斗军事与思想攻势眼看要取得胜利,突然,从左侧面放来一阵冷枪,大家顿时楞住了,只见郑天民口腔流出了鲜血,左臂颤抖,话筒掉在地上。原来,有极个别死心塌地为鬼子卖命的伪军,趁八路军停火的当口,悄悄摸了过来,举起枪瞄准正在喊话的郑天民,当时口腔内被弹片打中,全口牙齿被打掉了十几颗,舌及软颚也严重受伤,战斗结束后他被战友们抬到后方医院抢救治疗,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缺医少药,他的口腔渐渐失去了味觉,留下了终生残疾,吃任何东西如同嚼蜡,人生食欲的功能丧失,他偿到了不一样的人间委屈。

他的左臂弹片始终未取出,伸缩神经受到了损伤,终生活动受限。

1939年到1942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中国军队与日军的博弈进入到了相持阶段。毛泽东同志发表了《论持久战》著名文章为中国军民抗日战争指明了方向,为战争的持久性和残酷性作好准备。

郑天民这期间任过鲁一支队连长,冀、鲁、豫行署特务连连长,任军区昆吾大队副大队长,聊城大队大队长,东河大队大队长。在行署万晓塘(解放后任天津市公安局长、天津市委书记)催子明(抗日战争时期号称“穿山甲”,解放后任贵州地委书记)刘经(解放后西南钢铁局)等领导下,活跃在晋、冀、鲁、豫地区,穿插在敌后和敌前战场。

1942年的九·二七铁壁合围战斗,当时郑天民担任保卫行署特别任务,是行署连连长。只见他带领连队全体官兵以机灵活的方式穿插在敌薄弱其间,给敌人以骚扰,吸引敌人注意力,掩护机关撤退。战斗持续到三天三夜,连队与机关跑散,大队不知去向,到了臼城西大堤上,四面受敌,人困马乏,百余人的连队建制只剩下一半人,这时,他与政治指导商量,本人留下牵制敌人,政指带领轻,重伤员突围,派一名通讯员继续找大部队支援。

郑天民对留下坚持战斗的干部战士说:“我们要作好为国为抗日捐驱的准备,突围不成,我们就跳进大堤后面这滔滔的河流,绝不苟且偷生!”

英雄的中华儿女,抵抗外来侵略者气壮山河,涌现出了多少如“八女投江、狠牙山五壮士、刘庄八路军八百勇士殉国的英雄群体”。

经过残酷的反扫荡斗争,部队损失较大。1942年主力地方化,旅与军分区合并,各县在队战斗力相差甚大。9·27铁壁合围后,有的大队散了,军分区向有的县派出武功队,加强对敌斗争。

这时候,郑天民被军分区派往东阿县成立武功队,往返于军分区与武功队,后又被派回大峰山根据地,为保卫根据增加一份力量。

在武功队期间,为了团结一切力量进行抗日斗争,他们化妆成民间各种角色,深入田间地头,召开伪军家属座谈会,分析形势,关心有困难的家属,分化瓦解敌对力量。

在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战历程中,郑天民从一名爱国青年成长为八路军部队中优秀士兵、优秀指挥员。参军后,在共产党的教育培养下,在党的正确军事路线的指引下,战场上大显身手,实现自己的报国志。

相隔不远家乡的日伪军耳有所闻,加紧迫害他的家人。审问威胁他们说出郑天民的去向和所在部队。郑天民原名郑嘉良,参加革命后为了不牵连家人被敌迫害所以改名郑天民。“天民”的意思就是为了天下的人民。敌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迫逼小弟在村里出任“敌伪保长”,为他们服务,给八路军背黑锅。小弟坚决不从,敌人进一步威胁到,如果你不从就把你的老母亲送进监狱关起来!

小弟的这段经历为他悲剧的一生埋下了伏笔。

郑天民不仅打仗勇敢,冲锋在前,带兵训练也有口皆碑。

他参加八路军不久,在各种战斗中表现突出。用“心”打仗,用“脑”分析。善于总结每一仗的得失。开分析会积极发言。得到了上级的重视,不久,便送他到河北南宫县八路军“抗大”学习。学习军事技术,学习游击战术,学习做地方群众工作,培养复合型人才。参训结束后无论是回到根据地,还是回到部队都成为了领导抗日斗争的骨干。

1942年夏后的一年余中,军事行政几乎脱离了上级领导,照样带领部队进行军事演习。要求干部战士提高技、战术水平,提高体能,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以一当十,以十当百。

训练中,高标准,严要求,敢于打破情面。要求从下到上进行监督,背靠背评分。一次训练中他臀部长疮流血磨破了裤子,仍然坚持为大家作示范,充分体现了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战争决定的因素不是武器而是人。

后在军直几次军事大演习中皆获得优胜奖励。最大的是创造了“演习班长”工作运动,部队情绪高涨,进步迅速,前所未有。如:四个月的新战士在操练野外猛追上了入伍两年的老战士,锻炼了战士,发现了人才。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全国军民普天同庆。以蒋介石为首的独裁政府又酝酿着打内战,1946年下半年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破裂,国民党军队向我解放区大规模进攻,为期三年的内战开始了。

这时,在冀、鲁、豫军区、泰西一分区独立团成立了。郑天民任第一任参谋长。王玉亭任团长,王致禾任政委、吴志安任副团队。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田纪云的叔父——田笑海任第一任作战参谋。

田笑海解放后任贵州军分区参谋,1978年因病去世。他与郑天民结识于山东东阿县武功队,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时期都是生死战友,关于他们的战斗情谊还有一段佳话……。

解放战争时期,郑天民参加了多次大的战役。如:下巴战役、阳谷战役、中击战役、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战役。多次参加并亲自指挥了其中战役,战斗如:燕马庄阻击战,项村歼灭战,石拱围子歼灭战、东港攻击战、长青固山攻击战、十字元追歼战、贵飞歼灭战、马家屯阻击战、东西沙窝阻击战、江港集攻坚战(河南境内)、睢、杞战役(河南、睢县、杞县)、东西出港战役(河南兰考)、仰山追击战、后留元前线战斗、长沟战斗、华山战斗、新围子战斗、两半山战斗、五程里战斗、斑家洼战斗等等。

2018年笔者姊妹开始了红色之旅。踏着父辈战斗的足迹,浴血奋战工作过的地方,来到了山东肥城、聊城、平阴、荷泽、长清、平阿、茬平、泰安等地去寻访、去体察,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心在流泪。

到了大峰山革命根据地,到了家乡历城区洪家园寻寻觅觅。

在大峰山革命根据地,在纪念园工作人员带领介绍下,看到了父亲郑天民同当年八路军、抗日游击队的战友们开会兼宿舍的房屋。那门、那睡过的炕,用过的油灯还是旧模样,炕上的被褥补丁摞补丁,仿佛还散发出父辈们的气息,好像他们还没有离去,亲切地向我们招手微笑。

院子里有一棵老槐树,树下有一石桌和几根石凳子,他们在树下唱歌,在石桌旁开会学习。

这就是父辈们战斗过的地方,我们流连往返,久久不愿离去,情感如泉水喷涌,到访者向他们叩首、荟躬,再荟躬。突然有了想见幸存战友之冲动,尔后有了一访二访之三访来到了贵州军分区干休所,见到了郑天民生前部队老战友王光荣、张君堂、宋怀庸,老人们平均年龄都在九十多岁以上。回忆起当年与老团长并肩战斗的场景历历在目……。

在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时,郑天民已经升任独立团副团长,田笑海任三营营长,王光荣老前辈任三营通讯班班长。

从1947年起中击战役中,郑天民指挥了燕马庄阻击战、项村歼灭战、石拱围歼灭战,消灭还乡团地方武装500多人。

东港攻击战、长青固山攻击战、十字元追歼战、贵飞歼灭战,消灭还乡团地方武装,为下一次战役扫清障碍。

1948年起,豫东战役,郑天民参加指挥仰山追歼战、东西沙窝歼灭战(1948年5月30日)消灭还乡团一个大队,击退55师主力营战场投降。

马家囤阻击战(1948年6月2日)郑天民副团长在前面骑着马身先士卒狠跑,部队在后面猛跑,到了马家囤时,敌人已经到了新围子门。郑天民不顾危险站到围墙上,指挥七连、八连,指挥机枪手。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光是三营就击溃了三个半团的敌人攻击。敌人伤亡200-300人。

由郑天民副团长亲自指挥的张凤岐阻击战,一共三天四夜,最后一天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郑天民副团长下令:通信参谋罗致成传令,命令王建堂教导员,八连朝村北集中,由焦剑侠参谋长统一指挥,接济一营,一营被敌人包围。王建堂命令王光荣传达,八连一排排长宋怀庸组成尖刀排。特派员董运祥到了三营,告诉三营长田笑海,部队只能坚持不能退缩、退怯,否则就地正法!

这是什么情况呢?因为八连一撤退,七连、九连就顶不住了。董运祥下来督战,七连九连又返回去了。这是一场艰苦的拉锯战,消耗战,除了有坚定的信念外,还要有严明的战场纪律,最后终于把阵地夺了回来。

豫东战役的江港集攻坚战(河南其县)江港集战斗由3个部队参加,华野4纵、11纵一部分人员参加,整个战斗消灭敌人1个团。

郑天民副团长指挥一营二营攻坚,缴获798步枪(这种枪支是抗日战争时期缴获日军三八大盖枪,经国民党改造后成为崭新的武器)200多支。

东西出港战役是由郑天民亲自指挥(今河南南考境内)。这个战斗是我部从绥西撤下来。上级命令独立旅掩护撤退阻击,敌人追了上来,从早晨一直打到天黑。最后撤到东出港由西向东6-8华里的这个地方阻击敌人。到天黑我部牺牲7人,消灭敌人20-30人,任务基本完成。

这场战斗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情节。由于天黑敌我双方混战,我部民运干事高某某因视力不太好,被敌人俘虏。我部清点人数并留下一个班寻找未果。三天之后,正在大家猜测各种结果时,高同志历经惊险回来了,经过组织审查过关。1949年随同大军南下、转业在煤炭系统工作。

郑天民参加了淮海战役的四个阶段。

在山东与徐州交汇处、五程里战斗。郑天民亲自指挥缴获敌人10辆卡车、20辆汽车、6辆装甲车、几门大炮,俘虏敌人300余人。

徐州保卫战,地点:班家洼。这是淮海战役的一部分。

围绕淮海战场从西向南又向东,参加了四纵司令员宋时轮为总指挥的总集团指挥部。

总集团命令:一团在华野4纵和6纵之间,包围孙元良兵团,任务完成后当面交给华野部队。

后留无前线战斗(苏、鲁交界)包围国民党66师直到全歼。

华山战斗(江苏、丰县、华山镇)由郑天民亲自指挥、消灭丰县黄白仁保安团。

新围子战斗、江苏新围子镇、郑天民亲自指挥、消灭匪首耿介黑、消灭敌人保安团,目的是牵制黄伯韬兵团。

两半山战斗是由郑天民亲自指挥,在徐州九里山地区、九拦地区。

在山东与徐州交汇处的五程里战斗中,郑天民部队因战时需要发明了“进培作业”。“进培作业”就是修建准备攻击的工事,因为与敌人相距太近把挖好的土装在裤子里面,掩护操作。北方的冬天非常寒冷,战士们把长裤子脱下只剩裤叉,这需要多大的毅力。这在当今很多军事题材的电影、电视剧节目中没有讲到的情节。

1948年12月28日,郑天民部队奉命撤到河西,因为河西好修工事、好放手。

敌人攻了上来,宋怀庸尖刀排缴获了一挺重机枪,因为敌人的炮火厉害,机枪手被炸死。撤到河对岸继续阻击,一直阻击到48年12月30日,郑天民决定把阵地夺回来。30日上午郑天民带领田笑海、文星群两位营长,顺着河由南朝北看地形,确定攻击地域,七连调了一个神枪手叫孙进洪掩护三位首长看地形,白天把地形看好了夜晚出击。进到河水朝北走天已黑,进到一个小村子,走到突发地域,发现马路上灯光四射(两半山牙口)没法马上攻击,就派侦察班抓三个俘虏,得知敌人从淮海战场向徐州突围了,全跑了出来。

本来可以攻打,上级命令要追击,以便消灭更多敌人。改为追击之后,想着夜晚往下撤。离天亮只有三个多小时了,部队抓紧吃早餐(干粮)吃了早餐后,我们走小路,敌人走公路,有时在狭窄的转弯处还可以互相看见,心照不宣,由于敌军逃跑心切,顾头不顾尾。

敌人有辎重、汽车、坦克都开在了马路上,同时,还抓了很多人,男男女女不少,人挤人速度慢,我部往前赶,前面有个寨子叫“五程里”的,快到“五程里”,郑天民下令,部队向马路攻击。

尖刀连八连、七连开始攻击,八连长董顺亭带着宋怀庸尖刀排冲到“五程里”的村边有一个墙坝坝,坝坝上到处是草。天气很寒冷,敌人方面人多拥挤,村子里住不下,有一部分跑到了坝坝上,有的在铺草,有的在盖草正睡觉呢。董连长带领尖刀排抛出了几枚手榴弹、机枪扫了一梭子,坝坝上的敌人惊慌失措,高声叫到:共军来了,共军来了!巨大的响动传到村子里,村子里的敌人从梦中惊醒,在黑夜中乱摸乱爬,有想逃命的,有哭爹喊娘的,有叫骂的,三百多敌人缴械投降,放下武器的优待俘虏。八连继续往前走,又消灭了一个警卫连。整个部队往马路上攻,二营攻、三营打,打得汽车燃烧,坦克走不动,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

穿越时空,战友们回忆起老团长热泪盈眶。

1949年1月3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之际,冀、鲁、豫军区根据郑天民同志在长期战斗中的突出表现“打仗勇敢,指挥优良,吃苦耐劳,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特此授予《人民功臣》奖章,以堪殊荣。”奖号1676。

这张泛黄的奖励证,子女们一直保存完好。他记载了老一辈光荣的历史,浸透了老一辈的血汗,是给予后代们的无价之宝。斯人已逝,精神永存。

在渡江战役之前,郑天民升任二野五兵团十七军补训师一团团长。

1949年11月,郑天民所部经南京、宜昌、四川秀山到重庆,参加了解放重庆战役。11月30日重庆解放,市民夹道欢迎解放军进城,从南岸到市中区,解放军西路再到朝天门码头。

1949年12月,军队接管公安系统,郑天民任重庆市公安局十五分局局长。

1950年12月任重庆市公安局消防总队政委。1952年转业。

1954年由重庆市委安排调任到重庆市二区(现在江北区)任副区长、区长。1964年任重庆市江北区代理书记兼任武装政委。

在江北区工作十几年中,他拖着伤残之躯继续为党工作,为国家、为人民奉献。(二级乙等伤残军人)。

在江北区工作十几年,他分管过教育、财贸、农业等工作。

至今江北区不少老同志还记得他的言容笑貌——穿着一件旧军装或者中山装,衣服上口袋里总是插着两支钢笔,下衣口袋里各装一个笔记本,以致每个口袋里都磨出了破洞,干部汇报工作,他用蓝墨水笔记录,听完汇报,又用红墨水笔写出对他工作的要求,检查工作时就按此听取汇报。他从不允许“大概”、“估计”、“大约”来搪塞,有些同志因此“怕”他太认真,不敢马虎从事。

他的认真是出了名,一次秘书写完向市委汇报有关情况的初稿后,凌晨4点去郑书记家请其审阅,他闻声即起,与秘书一道冒着严寒来到办公室,一直把报告修改好。

他对群众极端热忱,平易近人,管农村工作时到农村蹲点,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抗旱救灾,一样用大桶挑水,给机关干部立下规定,到群众家家访,只能喝白开水。

他关心同志、机关干部的名字他都喊得出,对干部的困难疾苦常记心中,及时解决。利用星期天节假日带领干部下乡访贫问苦,对贫苦农民带头捐钱捐物,一次碰上一个不认识的小孩生病,他上前慰问,把药送上门去。

外出工作,常以小面充饥,不准基层单位单独备饭,对任何吃请,他都一律拒绝。

他这样的高级干部生活十分简朴,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其中不少是租借公家的,有些衣物多半被打成包袱存放。1966年抄他家时的对立面也会为他的贫苦而掉泪,说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清官”。

他手下的秘书和一些记者涌上门来要求采访,都被他拒之门外,他说“没啥可写的,干好工作比什么都强”。一些学校也邀请他为学生讲过去的战斗经历,他也谢绝了。

他分管农村工作期间,1958年-1961年江北区“中苏友好人民公社”培育生猪优良品种,全国闻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到江北区视察,全国一些省市系统代表前来参观取经。

为了战胜三年自然灾害,他带领农村基层干部和贫下中农在江北区“五里店”荒坡上开荒种地,种出的红苕来年收获喜人。

他常说:“解放这么多年了,我们农村生活还是那么苦哇,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不抓紧干不行”。

在那个年代,生产力低下农民的收很低,有的连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也买不起,他是农民出身,最知农民的疾苦,因此,他倡导了一个“以物易物”的商品交易方式。“各取所需”来解决货币短缺的问题,最大限度利用物品,不造成闲置,从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农村困难群众的基本需求。

就是这样一种为了困难农民排忧解难的创新手段,到了报左路线盛行之时,被批判为“资本主义复辟”成为罪状之一。

1964年5月四川省委文件(1962)143号文件规定成立重庆市江北区人民防空指挥部,7月郑天民区委书记兼任人武部政委。

他上任后全年共举办8期基干民兵骨干军事训练,共训练735名民兵骨干和厂矿领导。

1964年3月,他带领300余人 铁山坪开荒种树,在乱石坡上植树造林200余亩。

5月25日,重庆市组织万人泅水横渡嘉陵江,江北区三个民兵连参加武装泅渡,15个民兵连3000余人参加徒手泅渡,后又举行了5000余人参加的横渡嘉陵江的游泳活动,场面壮观。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与老百姓结下了浓浓情谊,在江北区人民中享有崇高威望,跟着共产党忠心耿耿打天下的老干部,在国难当头的日子里坚守工作岗位,保守党的机密,保护干部和群众的利益,于1967年7月29日因公牺牲。

一九七九年三月三日上午,江北区广大干部群众按照上级(江北区史志)指示精神,毅然为郑天民这位身经百战,打死过日本鬼子敌顽分子的共产党的忠诚好干部召开隆重的追悼大会。为他平反昭雪,抚慰忠魂,有万余人含泪为他送行。

时至今日,他已经牺牲许多年了,但是,他的遭遇和事迹至今还在江北区人民中传颂。

郑天民同志,一位共产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朴。用他的心血,用他的足迹印证了他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一个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这一串串闪光的足迹,付出了过生命的代价。他身上留下了日本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子弹伤疤,留了用铁链锁住的铮铮铁骨,那是金钢铸成的中国共产党员!

2021年6月28日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